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万福生科造假遗患中磊除名中介库祸殃拟上市

2018-12-03 15:05:01

万福生科造假遗患中磊 除名中介库祸殃拟上市企业

万福生科(300268)()上市前财务数据虚假事件曝光发生之后,为其审计的中磊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下称中磊所),也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3月下旬,本报多次向中磊所总部致电,但其办公室接待人员均以不认识万福生科签字会计师王越、黄国华为由,拒绝接受采访。并称,知情的公司负责人亦长期出差在外,难以联系上。3月28日,本报亲赴位于北京丰台区桥南科学城星火路1号昌宁大厦8层的中磊所总部,但工作人员仍以无法转接负责人为由,拒绝采访请求。其间,本报要求与事务所主任见面采访,但全程该工作人员仅以传话方式告知,主任说现在年审比较忙,都不太方便,主任也是要和负责人反映这个情况,后续如果有结果,将让负责人打反馈。相较于中磊所在万福生科事件中的完全失语,另一边,中磊所A股上市公司的多家合作审计客户,却心急如焚。有上市公司人士告诉本报,万福生科出事后,我们公司非常重视,一直想法从各方了解该事件的进展,并跟其他中磊审计客户取得联系,一问才发现,大家都很关注这个事儿。万福生科事件发生后,我认识的一些与中磊所合作的拟上市企业人士,也跟我们打听咨询过情况。一家西南地区券商保荐人透露说。万福生科造假这件事影响的确比较恶劣,我只能说中磊应该被重罚,不重罚不足以维持市场的秩序。真受处罚了,事务所这边也就是换个牌子呗,和别的事务所合并,牌子不再用了而已,人还是那些人嘛。上述人士告诉本报。祸殃拟上市企业对于中磊所合作的IPO拟上市公司来说,中磊所后续是否受到处罚,对与其签约的拟冲刺资本市场的公司,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如果审计机构被列入黑名单,包括律所和投行也一样,那么它们服务的其他企业去证监会报材料,很可能印象就是这个企业也可能造假。3月末,一位深圳地区投行人士向本报直言,这时候多数企业都会选择换所,以避免后续变成会里审查的重点关注对象。事实上,多家接受调查采访的拟上市企业也告诉本报,公司正在密切关注中磊事件的后续进展,若未来情况确实比较严重,或将考虑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目前,中磊的事情还没有相关处罚的结果出来,而且今年很多上市公司的年审也是中磊在做,我们公司的IPO正在申报中,不可能在中磊没被取消业务资格的情况下,就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一家拟登陆中小板的企业人士表示。我们公司还没在证监局备案,也没和交易所沟通过,现在IPO工作还是处于正常进程中。中磊如果受处罚,我们也有时间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不过,也有一些较为乐观的拟上市企业认为,只要自身财务情况没问题,即使中磊出事,对公司上市的整体进程影响并不大。北京一家拟上市公司人士告诉本报,中磊别的项目出了事情,不代表所有项目都有问题,我们对自己的财务有信心,公司之前接到过财务核查的通知,3月底已将核查报告报上会,正在等待结果。该人士强调说,目前,我们还不是特别在意中磊的事,以后如果有什么状况都要与投行保荐人交流,毕竟我们还没有在证监会备案,也没和交易所交流。中磊启示录实际上,陷入万福生科IPO财务数据造假门事件的中磊所,出身名门、背景不俗。不同于地方所身份的鹏城会计师事务所,中磊所是经过财政部批准设立的、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登记注册的社会中介机构。2011年,中注协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中,中磊所排名第16位。而且,证监会第三届创业板发审委员名单上,中磊所副主任会计师张君更名列其中。本报从公开资料中了解到,2005年3月-2009年7月,张君在江苏天宁会计师事务所任主任会计师,2009年7月至今,他任职中磊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师。没想到堂堂委员所也会阴沟里翻船。一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人士不无遗憾地向本报表示,中磊所好歹也是国内排名一线的大所,但现在只能从中介库中剔除。据该人士透露,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由于承接项目较多,在承接央企等大客户年审工作中,会找相关合作内地会计师事务所帮着做下的审计工作,细分报告中以合作单位形式保留双方签名,但是出股份公司总报告时,只保留四大的签名。无论如何,经历万福生科IPO财务数据造假风波,亦给中磊所审计的上市公司上了一堂财务风险预防课。赣粤高速(600269)()财务部人士告诉本报,万福生科财务造假的事情对我们公司的财务工作也算是提了一个醒,公司后续会对财务问题要更重视,未来选择审计机构会更慎重。

服务员服装订做
扫路车价格
牛大魔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