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年文物中看狗龄

2019-01-14 05:58:48 来源: 赤峰信息港

  标题,内容,固定值

  戊戌年,文物中看“狗”,龙山文化中的狗形陶鬶,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

  甘肃省博物馆馆藏文物四坝文化三狗纽盖彩陶方鼎

戊戌年文物中看狗龄

  上海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东汉绿釉陶狗。

  洛阳市博物馆收藏的汉代陶狗。

  首都博物馆的馆藏文物汉代陶狗。

  上图 四川成都市博物馆收藏的文物东汉庖厨俑。

  左图 中国三峡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东汉彩陶狗。

  右图 陕西省博物馆的馆藏文物唐十二生肖俑。

  今年是戊戌年。

  狗年说狗,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人类在数万年前就和狗相伴,中国作为狗早的驯养之地,留下了无数关于狗的诗词歌赋、神话传说:有二郎神麾下对战孙悟空、能伤九头虫的神犬啸天;有苏轼笔下“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的帅气大黄;有引世人竞相追寻的世外桃源中“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村头阿汪。

  在我国的诸多文物中,也有很多狗的形象和狗的传说。

  早在农耕和畜牧起源的中国原始社会,考古材料里就出现了狗的身影。

  陶鬶:新石器时代的狗  中原地区的河南新郑裴李岗文化、华北平原的河北武安磁山文化、江浙地区的河姆渡遗址等一系列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重要文化遗址中都出土有狗的骨骼。

  它们有的分散零落还有啃食的痕迹,说明生前应为人所食用,有的以完整的骨骼出现在祭祀场所或灰坑中,昭示着其可能扮演着祭祀牺牲等特殊角色。

  一件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狗形陶鬶(guī)极具特点。

  它出土于山东省胶州市三里河遗址,造型生动形象逼真,一眼看去正如一条正在仰头长吠的猎狗。

  拉长的头部和细长的嘴显示了它作为猎小孩摇摇头犬的身份,流畅的身体线条让人不禁联想到晋代傅玄《走狗赋》中“盖轻迅者莫如鹰,猛捷者莫如虎。

  惟良犬之禀性,兼二俊之劲武”的描述。

  有趣的是,这件器物的造型正与同样产自山东的知名猎犬掉到河里去了山东细犬形象相似。

  鬶在我国古代器物中有着独特的地位,这件狗形陶鬶本身是一件模拟动物形象制成的“拟形陶器”,同时作为一件墓葬中出土的陪葬品,它的身上也具备了礼器的特性。

  《礼记·礼器》有云:“礼器,是故大备……故君子有礼,则外谐而内无怨。

  故物无不怀仁,鬼神飨德。

  ”这种“物无不怀仁”的思想是古代造物的一种制度,要求造物活动要承载当时的礼制,体现了华夏先民对于“道”与“器”即“神”与“形”关系的理解和思考。

  从这个层面来说,这件器物即可证明这一时期的狗对于人类的意义已不仅仅是某种动物,而更多承载了当时人类的某种自然观念:从追逐自然到征服自然、改造自然,我们的先祖通过驯养狼、野猪等野性的生灵,逐渐在华夏大地落地生根进而走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新石器时代是陶器辉煌的时期,同时也是陶瓷设计艺术起源的时期,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富有特点的仿生陶器。

  以狗为主体,不同地域的陶器塑造表现出的狗的形象和感觉也相去甚远。

  比如出土于长江中下游地区石家河文化的成群结队的陶狗,它们有的以大狗背小狗的形象出现,有的侧身而卧一副午后打盹的慵懒模样,那微微上翘的脑袋和尖尖的耳朵,不就是活脱脱田间地头常见的“大黄狗”吗?能养如此之多形态各还是不应该重燃的异、安然闲适的狗,就证明了当时此地的生活是如何的稳定富足。

  而,1

钦州福临门
江西车用齿轮油厂家
盐城时尚女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