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法官压力大荣誉感低频离职称有孩子工资不够

2018-11-06 10:23:58

法官压力大荣誉感低频离职 称有孩子工资不够用

近期北京某中院3名骨干法官先后离职,在法院内部引起很大震动。北京青年报采访获悉,该中院骨干法官离职的现象在北京法院系统并不是个案,在一些基层法院法官离职的数字甚至更大。一边是诉讼案呈爆炸式增多,人民群众对法院的依赖日益加深,一边是骨干法官纷纷离职。据悉,随着今年和明年法院首批“五年服务期”法官服务期满,北京法院系统可能会有一批年轻法官离职。

对于目前面临的诉讼爆炸与法官纷纷离职并存的现状,有法律专家表示,在成熟的法治国家,法官享有崇高的社会美誉,工资待遇优厚,因此法官一般是这些国家流动性小的职业之一。

专家认为,如果法官们不再热爱自己的职业,随时准备走出法院,法院是否还能够发挥应有的定纷止争、维护和谐稳定的功能?如果法院成了“铁打的营盘”,而法官成了“流水的兵”,这不仅是法院之痛,也将成为现代法治建设之殇。

事件

三名骨干法官离职震动法院

三军仪仗队肖像权、名称权案,美丽园业主追讨物业费案,影院禁止消费者自带饮料案,上述曾被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的案件终都以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俱佳的判决结果,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而曾经审理了上述名案的法官,近日却脱掉法袍,离职去了一家着名站做了“法务”。通过查询北青报得知,作为近期从本市某中院离职的三名法官之一,该法官学历为法学硕士,二级法官,2001年9月开始当法官,曾荣立三等功。如今年近40岁,有着12年的审判经验,正是当法官的黄金期,却于近日离开了法官队伍。

另一位于近期离开法官队伍的李法官也是法律硕士、三级法官,曾荣立三等功。当法官8年,对审理经济案件经验丰富。

北青报从一些内部人士处了解得知,中院法官离职还不是比例的。2012年北京某基层法院先后有近十余名法官离职,给审判工作带来影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院内部人士告诉北青报,随着今年和明年法院首批“五年服务期”法官服务期满,北京法院系统可能会有一批年轻法官离职。这对法院和法官个人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据人民法院政治部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法制》采访时透露的数字,5%的法官干不到退休年龄即离开法官队伍。

探因

法官离职四大原因

案子压力大

北京高院2013年工作报告显示,近五年来,北京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件,比前五年上升23.8%。其中海淀、朝阳等法院,年受理案件数量都已经达到五六万件,诉讼爆炸的局面已经持续多年。

不少法院法官年审结案件的数量的达到七八百件,一般法官年审结案件数量也在三四百件,近乎一天一件。虽然近两年法院系统招收了大量新人,但是新生力量目前还无法分担日益艰巨的审判压力。据北青报所知,过去法官到了年底才加班结案,而如今几乎全年都在加班,张贴在法院公告栏里的法官加班表,密密麻麻写满了每名法官加班的天数和时间。

社会转型期大量疑难、复杂、新类型的案件层出不穷。具体案件的审理难度也在不断加大。据了解,法官群体中抑郁症、亚健康等问题越来越多。

收入待遇低

据了解,2004年工资改革之前,北京法院法官的工资与审案数量挂钩相对较高,当时的部分法院法官的月收入能达到七八千元。但是法院实行“阳光工资”之后,如今北京法院一般法官的月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

待遇低还体现在大量近些年新入职法官住房困难。自从房改之后,北京法院法官的住房问题近十年几乎都要靠法官自己解决。北京法院近些年招录的年轻法官,绝大多数户籍是外地。高、中级法院近年由政府帮助解决了一批“政法小区”的限价房、公租房,而大多数区级法院的法官都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刚刚毕业的年轻法官多数集中住在法院提供的集体宿舍里,而面临结婚生子的法官只能靠父母帮助买房或者租房居住,使年轻法官面临很大的后顾之忧。

提职空间窄

据了解,一般新毕业硕士研究生被招录到法院之后,先要做一到两年的书记员,然后提拔成助理审判员可以办案。再经过两到三年的助审经历,才能提拔为审判员。这之后的法官基本就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审案、办案,基层法院法官的职业上升空间除去极少数法官会被提拔为副庭长、庭长,绝大多数年轻法官只有在每年的上级法院遴选中,才有可能被遴选到上一级法院去当法官,其他的职业空间少之又少。

而法官的待遇与法官的职级密切相关。虽然是骨干法官但是如果职级止步不前,骨干法官的待遇同样止步不前。

荣誉感较低

今年年初,北京某基层法院执行庭一位年仅40岁的骨干执行法官辞职。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他实在受不了“托关系”打官司的越来越多。在现行管理体制之下,法院经费来源于地方财政,管理仍然沿袭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法院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地方政府,受制于地方政府。

虽然法律赋予了法官独立处理案件的自由,但是法官同时兼具审判员与公务员的双重身份,而作为公务员,他要服从上级领导……使法官的职业荣誉感大大降低。一些离职法官都是业务过硬、有着很强的法律功底和多年的审判经验,法官离职后选择一个年薪高、工作体面的职业并不是什么难事。追求利益化,追求适合个人发展的职业平台,法官也概莫能外。

自述

还要不要继续干下去?

为了了解目前北京法官的真实工作和生存状态。北青报专门采访了北京某基层法院民庭的吴法官。吴法官现年31岁,政法大学的硕士,有着6年的一线审判经验,目前是该基层法院民庭的骨干法官。下面是吴法官的自述——

我2007年从中国政法大学硕士毕业后,通过多场考试和选拔进入法院工作。记得我们进法院时竞争特别激烈,那年我们法院招录了不到20人,报名的却有四五百人。经过公务员考试、司法考试、面试等等关口,我进入法院当上了一名书记员。一年后,就被提升为助理审判员开始办案。你别看我今年刚刚31岁,现在已经是我们庭里的骨干法官了,我们那一批进来的法官,现在都是审判一线的主力。因为现在法院的工作压力大,一般年过40岁的法官根本就承受不了。

去年一年我带着一个助理结案数量是750件,今年上半年已经达到320件。这是个什么概念?多时候,一个下午要开6个庭,上班时间连上厕所、喝水的工夫都没有。一天还要接无数个、接待N多的当事人。上班时间根本静不下心来写判决。写判决只能等下班之后或是休息日,没有打扰、没有当事人走马灯似的进来问案子的空当。过去法院是季度末、年底结案高峰加班,现在法官长年集体加班。

我们庭审理的案件类型包括分家析产、赡养、交通事故、劳动争议,好多案子的矛盾都特别激化,不管你怎么判,都会有一方不满意。好一些的当事人甩两句闲话,素质差的拍桌子、骂法官。

原标题:法官压力大荣誉感低频离职称有孩子工资不够用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张锡

宠物食品生产线
制砂机设备
鲜奶巴氏杀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