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三大航比拼扭亏国资委着手新一轮注资

2018-12-06 22:27:23

三大航比拼扭亏国资委着手新一轮注资

本报 王潇雨 北京报道

尽管传言的相关几方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国资委)与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航)、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以及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航)对新一轮注资即将启动的传言不约而同地表示出“意外”、“不知情”,但显而易见的是,对于目前经营状况仍显疲弱的这三家航空公司来说,一定非常乐于看到传言变为现实。

新一轮注资将启

“近确实谈过注资的事情,不过终能否实现以及具体的方案现在都还不太了解,”一位在上海的民航业内人士7月29日对《华夏时报》透露,“你也看到了,之前给东航、南航注资的时候引发了怎样的公众反应,所以这一次肯定会比较谨慎且更低调。”

根据国内以及国外几家媒体透露的信息,一直寻求获得政府更多注资的三家国有航空公司国航、南航以及东航将有望在近期分别获得15亿、15亿和1亿元左右的注资,但资金注入的方式很可能是通过向三家航空公司的母公司注资,然后通过定向增发方式注入上市公司。

但三家企业的董事会秘书在接受各方媒体对此消息的质询时,回答却出奇的一致:“不知情”、“很意外”,而一些媒体也从国资委处得到了“不知情”的回应。

“国资委召集直属的央企开会很正常,并不一定开会就是讨论注资吧。”对于媒体所报道的国资委召集三大航开会讨论注资事宜,《华夏时报》向国资委一位官员求证时,该人士表示。

在去年航空业的困难阶段,国有航空公司就已经得到过政府的注资。去年11月,东航与南航的母公司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下称东航集团)与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下称南航集团)就曾经获得了国资委分别给予的30亿元注资,而“三大航”中资产状况为糟糕的东航母公司东航集团又在去年底再次获得40亿元注资,并在今年5月宣布新近获得20亿元注资,从而使本已资不抵债的东航获得了“喘息”的时机。

而国有“三大航”中至今一直未获得注资的国航,也屡屡表达出强烈的希望获得注资意愿。今年4月底国航董事长孔栋在接受包括本报在内的一干媒体专访时曾表示:“国航母公司中国航空集团公司一直在寻求政府注资,但是何时注以及注多少仍需由主管部门作出决定。”

三大航业绩曝光

“从上半年的经营情况看来,南航和东航将会分别实现2亿以及6亿-8亿元的盈利,但是两家的主营业务分别有约16亿及28亿元的亏损。”某国有航空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透露,“而国航相对好一些,主营业务上也实现了盈利。”

尽管“三大航”尚未发布上半年的财报,但相关业务数据已经悄悄在企业内部流传开来,并引发了三家航企新一轮的业绩比拼。

“今年经济形势这么差,又有新的运力大量投放,价格战此起彼伏,主业做成这样也不奇怪。”前述航空公司内部人士表示。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发布数据显示,5月国际定期航班头等舱、商务舱客运量跌幅创新低,同比下跌23.6%,预计两舱收入下降40%-45%。两舱客运量已连续12个月下降,而经济舱客运量下降7.6%。国际航线的总客运量跌幅亦创今年新高-9.2%。因此此前关于航空业触底回暖的判断为时尚早。

“我们正在经历有生以来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IATA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Giovanni Bisignani认为,“我们可能已经触底,但距离复苏尚有一段差距。”

相比较之下,虽然国内航空运输仍保持着增长的态势,但航油价格的波动以及航企之间为提升客座率而进行的价格战使得航企在客座率有提升的情况下收入仍然锐减。

“2007年座公里(指公司提供的1个座位飞行1公里的收入,等于客公里收入×客座率)只要0.43元就能实现盈利,今年预计要0.45元才能保本。”一位国有航空公司市场营销部的员工在与《华夏时报》交流时透露。

资产负债率过高而导致财务费用庞大是国内航企面临的危机,而对于航空业这样资金投入规模巨大的行业来说,总是通过政府注资来渡过难关显然并不是的出路。尽管有资金注入,但对航企来说往往只能解一时之急,而非长久之计。

南航董事长司献民在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就曾直言,30亿元注资对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南航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只能降低负债率2至3个百分点,因此将会继续向国家和政府申请资金。而东航方面也曾表达过类似的意愿。

“国有航空公司在规模上已经能够比肩很多国际知名航空企业,但是在经营能力上却不如很多规模小很多的航空企业。”一位从事航空相关行业的人士在与交流时感叹说,“国家帮助国有航空企业度过危机无可厚非,但是企业自身经营能力如果不提升,恐怕每一次危机到来时都得依靠外力帮助,就像长不大的孩子。”

硫化机保温套
回天
铂铑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